7×24小时 服务热线:0531-86965675  承森微信: ·

体外诊断试剂用酶底物

新品推荐:体外诊断试剂用酶底物 添加时间:2018-3-4 23:51:57

背景介绍

随着体外诊断技术(IVD)的发展,诊断试剂用原料的需求也日益渐增。但是目前生化诊断用原料在较长时间内维持依赖进口的格局,开发国产化的诊断试剂原料是目前试剂供应商势在必行的责任。为满足市场需求,翊圣生物提供高质量的诊断试剂用原料。本文主要介绍相关酶底物。

1、岩藻糖苷酶(AFU)检测体系应用于原发性肝癌检测

原发性肝癌(PHC)是我国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,是一种恶性程度高、进展快、预后差、侵袭性强的恶性肿瘤,其死亡率在消化系统恶性肿瘤中列第3位,仅次于胃癌和食管癌。早诊断、早治疗,是延长生存期、降低死亡率的关键。甲胎蛋白(AFP)是早期诊断PHC的重要指标,但30%~40%的PHC患者AFP阴性,因此寻找更特异、敏感的肿瘤标志物和诊断方法是研究肝癌的重要课题。

α-L-岩藻糖苷酶(α-L-Fucosidase, AFU)是一种溶酶体酸性水解酶,存在于人体肝、胰、脑、肺、肾纤维细胞等溶酶体内,以肝肾含量最高,它主要水解含有岩藻糖的脂质,粘蛋白及粘多糖。正常组织糖苷酶的释放率变化很小(孕妇除外),从而使血清糖苷酶维持在一定范围内。血清AFU水平测定以往主要用于该酶缺陷引起的岩藻糖酶缺陷病。近年来发现肝癌患者血清AFU水平有别于其他肝胆疾病,呈显著性升高,在动物实验中观察到morris鼠肝癌组织中AFU活力较正常肝脏高7倍,可作为一项肝癌非特异性标志物用于本病的诊断,其阳性率为73.9%~81%,特异性为90%。在AFU阳性与阴性肝癌患者中,AFU阳性率之间无明显差异。

检测原理(以CNP-Afu为例):2-氯-4-硝基苯基-α-L-岩藻糖苷(2-Chloro-4-nitrophenyl-Alpha-L-Fucopyranoside,CNP-AFU)被样本中的α-L-岩藻糖苷酶作用水解产生2-氯-4-硝基苯(CNP)。测定CNP的吸光度的增加量即可以得到AFU的活性。

CNP-α-L-Fucoside+H2O →CNP+α-L-岩藻糖

主要底物:CNP-Afu、PNP-Afu

2、GPDA检测体系用于胃癌和原发性肝癌的检测

甘氨酰脯氨酸二肽氨基肽酶(Glycyl Proline Dipeptidyl Aminopeptidase, GPDA)广泛分布于人的肾脏、结缔组织、唾液腺、淋巴结等组织和人的血清、唾液中。主要功能为分解来自胶原的多肽,对维护结缔组织和上皮细胞的结构与功能具有重要价值。

自从七十年代,血清GPDA测定被应用于临床以来,GPDA的临床价值得到了深入的研究和广泛的临床应用。临床上主要应用在胃癌的辅助诊断、胃癌是否产生肝转移的鉴别;同时在原发性肝癌、继发性肝癌中临床价值得到了广泛的应用。

检测原理:在碱性条件下,GPDA催化底物甘氨酰-脯氨酰-对硝基苯胺对甲苯磺酸盐(Gly-Pro-p-nitroanilide p-toluenesulfonate salt, H-Gly-Pro-Pna)水解,生成甘氨酰脯氨酸和黄色的对硝基苯胺,后者可引起在特定波长下吸光度的升高,吸光度升高速率与GPDA活性成正比。

主要底物:GPDA 甘氨酰-脯氨酰-对硝基苯胺-对甲苯磺酸盐

3、N-乙酰-D-氨基葡萄糖苷酶(NAG-ase)检测体系应用于肾损伤早期检测

N-乙酰-D-氨基葡萄糖苷酶(NAG-ase)在尿中活性的测定,在临床上应用已有20多年的历史。实践证明,它是能早期发现肾脏损害最好的尿酶。

NAG(EC3.2.1.30)是一种溶酶体酶,广泛分布于人体各组织中,但在前列腺和肾脏近端肾小管中含量最高。NAG分子量约为130-140kd,在正常情况下,血清中NAG不能通过肾小球滤过从尿中排泄。尿中NAG活性升高,除前列腺炎和精液混入外,常是肾脏损害的标志。尿液NAG总活性及其同工酶是目前临床上最常用的测定指标。

检测原理(以CNP-NAG为例):样品中的NAG作用于底物2-氯-4-硝基苯-N-乙酰-β-D-氨基葡糖糖苷(CNP-NAG),水解游离出CNP,其生成速度与样品中酶活性在一定范围内成正比,可在400-405nm测定每分钟吸光度的变化(△A/分),计算NAG的活性。由于色团的pKa为5.5,与NAG-ase的最适反应pH4.8接近,可在反应条件下直接显色,无需再行碱化,具备了速率法测定的条件。 

主要底物:CNP-NAG、PNP-NAG、MPT-NAG

4、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检测体系用于结节病的诊断和活动性诊断

血管紧张素转化酶(Angiotensin-converting enzyme, ACE)是一种结合糖蛋白,含有锌元素,属二肽羧肽酶。可使血管紧张素I形成具有升血作用的血管紧张素II,后者使血管进一步收缩、血压升高。血管紧张素转化酶也可使具有降压作用的舒缓激肽灭活,还可能直接作用于肾上腺皮质促进醛固酮的分泌,是肾素-醛固酮系统及缓激肽系统的重要调节因素。血清血管紧张素I转化酶活性的测定常用于结节病的诊断和活动性诊断。

检测原理:底物N-[3-(2-呋喃基)丙烯酰]-L-苯丙氨酰-甘氨酰-甘氨酸(N-[3-(2-Furyl)acryloyl]-L- phenylalanyl-glycyl –glycine, FAPGG)被血管紧张素转化酶酶解生成FAP及GG,从而发生在340nm处吸光度的下降变化,可进行连续监测。通过测定FAPGG在340nm处吸光度下降的速度可计算出血管紧张素转换酶的活性。

主要底物:FAPGG 呋喃丙烯酰-苯丙胺酰-甘氨酰-甘氨酸

上一篇:多发性硬化症(Multiple sclerosis,MS) 下一篇:没有了